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发展研究 > 研究文章

时殷弘:关于中国的亚洲西太平洋战略中的朝鲜问题

2017-05-19 15:37:47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阅读

从战略安全上说,中国在朝鲜和朝鲜半岛问题上有六项很经久的核心利益或重大利害所在,它们是:(1)朝鲜半岛基本和平稳定,即“不生战”;(2)朝鲜内部不能出现严重和急剧的大失控、大混乱以致内战状态,即“不生乱”;(3)朝鲜必须对中国有起码的友善,防止或阻止朝鲜持对华持久敌视态度;(4)强有力地阻滞朝鲜的核武器和中远程导弹发展,促使它在这方面至少有实质性的收敛,以致争取最终实现半岛无核化;(5)保持中国在对朝政策和中朝关系方面必需的起码灵活回旋余地;(6)朝鲜半岛不得成为美国针对中国的重大战略/军事堡垒,而且与此密切相关,争取和维持韩国对中国的基本友善。

这些核心利益或重大利害都对中国持久地至关紧要,因而总的来说不能扬此抑彼,更不能舍彼取此,而是必须以争取尽可能平衡的方式,同时予以关注、推进、维护或弥补。

在朝鲜进行新的核试验、继而用弹道导弹技术发射远程火箭之后,经过主要是中美两大常任理事国之间的艰巨磋商,联合国安理会终于通过空前广泛、空前严厉的对朝制裁决议。由此,中国的上述第4项核心利益(促进朝鲜非核化)得到了在当前时期能够有的最佳促进,同时也大致尽中国所能地护卫了第6项核心利益内争取和维持韩国对中国的基本友善这重大利益,尽管看来这没有成功。因此,现在和今后一个时段要格外注意其他核心利益和重大利害所在,争取在为难情况下实现尽可能适当的平衡。

在目前,中国大概仍需要不打折扣地严格履行联合国安理会空前广泛、空前严厉的对朝制裁决议,特别是因为如此对两项目的而言实属必要,即惩罚朝鲜之侵害中国利益和尊严,牵制韩国对华态势进一步恶化。然而,在一段时间以后,需要为了中国的其他核心利益或重大利害所在,逐步改行大体履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方针,并且不采取中国国家对朝“单边”制裁,除非朝鲜做出新的非常严重地直接侵害中国利益和尊严的事情。

中国有必要为改善中朝关系、恢复中国对朝鲜对外政策的积极影响(或曰非制裁性影响)留下足够的余地。首先,这种余地很大程度上由朝鲜的行为决定。就此而言,前景不佳,包括朝鲜在2016年5月至6月下旬,藐视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而两次试验“舞水端”中程导弹,给中国高规格接待金正恩特使李洙庸访华添上了某种尴尬。

然而另一方面,中国在这方面的可用的余地也由中国自己决定。现在,需要就中美战略竞争和军事对立的显著加剧和扩展而局部地重新考虑朝鲜问题。在美韩两国决定在韩国部署严重伤害中国现有战略威慑能力的萨德反导系统的新形势下,中国有必要进一步争取显著地改善对朝关系,甚至需要重新回到一个地缘政治概念,即朝鲜是中国战略安全的“缓冲区”,那与中朝关系应当是“正常的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概念很不相同,意味着任何情况下都决不容许美国和美韩同盟在军事上控制朝鲜半岛北部。

总之,在坚持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同时,需要牢记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多方面的重大利益,力求在困难情况下平衡这些利益,防止扬此抑彼或舍彼取此,决不将任何基本的事情“做绝”,防止或阻止朝鲜持对华持久敌视态度,从而在一个重大方面有利于中国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总体和长期的重大战略利益,有利于中国相对于美国及其东亚太平洋军事同盟体系的战略地位。

平衡,平衡!可是东亚西太平洋战略形势的变动有时异常快速和急剧,且可谓于今为甚,因而给力求尽可能平衡中国关于朝鲜和朝鲜半岛的诸项核心利益或重大利害所在增添了分外的困难。

当前,美韩两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决定导致中国强烈愤怒,因为这实际上代表多年以来韩国政府首度允许美韩军事同盟局部针对中国,何况它严重伤害中国的现有战略威慑能力。就此而言,中国必须持久地反对萨德系统在韩部署,同时令韩国着实体验允许美国利用美韩同盟去损害中国会导致的战略、外交甚或经济苦果,以便威慑事态的更坏发展。然而,争取和维持韩国对中国的基本友善这重大利益依然存在,避免因为“厌韩”而“亲朝”的倾向(可以说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首度兴起的一种倾向)过分滥觞的需要则愈益显著。中国对韩国,哪怕是一个持久地坚持部署萨德系统的韩国,也一样要决不将任何基本的事情“做绝”,除非绝对必要就不主动损伤中韩关系多年发展造就的每一项已有的重大成果。这同样关乎中国的总体和长期的重大战略利益。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