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发展研究 > 研究文章

【美国研究】林宏宇:特朗普将中国定为“竞争对手”?不必在意!

2017-12-26 13:50:56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阅读

微信图片_20171226134941.jpg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他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尤其在我国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界反响很大。不少人认为这标志着特朗普政府正式确立了他的对外战略与政策的方向,中美关系要变质了,要由“协作伙伴”变成“竞争对手”了,甚至有可能变成“全面对抗的对手”,因此提出要放弃对特朗普的幻想,做好全面对抗、冲突甚至战争的准备。

我认为这是对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过分解读,一定程度上夸大了该报告对未来特朗普政府处理中美关系的指导作用。

首先,不宜过分夸大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作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制度始于1986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该法第603款规定,美国总统应当每年向国会提交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阐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其实这是美国政府分权制衡的结果,是美国国会为了制衡白宫的外交权,而给白宫行政当局布置的一个“书面作业”而已。表现好的总统就听话一些,比如里根、克林顿,几乎每年都交一份“作业”,因为他们有“想法”,更主要的是他们有很好的外交安全政策的专业团队,写起来就不太费劲。但其他的总统就不一定了,有事又有人的时候就写,不关注或没有人时就算了。比如,小布什、奥巴马在任8年,才各写了2份,应付交差罢了。这也说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并非严格规范的有约束力的文件,它仅是指导美国行政当局对外行为的众多文件之一,我们对其不必过份在意。


其次,特朗普完整的外交安全文件太少,完整的阐述更少,所以该文本格外引人关注。但这仅是美国外交安全文件中一种而已,我们不宜过分关注与解读,尤其是像特朗普这样非传统的美国总统,他不以常规出牌,此份文件可以说是他刚刚组建成型的外交团队的试水文本,未必就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未来还将受到很多其他干预变量的影响。




再次,特朗普很特殊,可塑性很大。从选举政治来看,特朗普不是美国传统意义上的两党制总统,他毫无外交政策经验,更多的是他几十年经商实业的经历与形成于上世纪冷战时期对国际关系与国际安全的认知,未来可塑性还很大。我们要加强两国首脑外交的高层沟通,积极利用已达成的4个交流机制,主动提出我们的主张,该坚持要坚持,该灵活的要灵活,尽量将特朗普的外交安全思路引领到中美关系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来。

第四,我国媒体与学界不宜跟风,不宜频提美国与西方最近使用的话语概念,以免落入西方反华势力的圈套。如最近炒作较多的所谓的“锐实力”(Sharp power)、“印太战略“等,这些概念仅是美国众多对华政策主张中的一家之言罢了,如果我们不断跟风关注,反而扩大了他们的影响,倒有可能影响到特朗普的决策。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