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发展研究 > 研究文章

特朗普说“任务完成”,叙利亚局面何时有拐点?

2018-04-15 15:38:15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阅读

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郊东古塔地区日前据称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事件发生后多次威胁要对叙政府动武。美东时间13日晚,美国联合英国、法国对叙利亚军事设施进行“精准打击”。事件发生后,各方纷纷作出表态。


对于充满不确定性因素的叙利亚局势,《环球》杂志(ID:GlobeMagazine)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多位专家,就爆点不断的叙利亚难局进行深度解析。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副主任闫伟说,从当前信息看,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第一轮打击已经结束,在空袭之前也未与俄罗斯事先通报。西方国家的空袭并未涉及俄罗斯在叙利亚的防区。



按照美国的说法,此轮打击的主要目标是叙利亚境内的化学武器设施,是要让阿萨德政权明白不能再使用化学武器攻击平民。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称,空袭的目标仅限于化学武器储藏地。但据另外一些消息披露,大马士革机场遭到摧毁,一处重要的军事指挥所也遭到袭击。


闫伟指出,美英法空袭之举针对的是俄罗斯在叙利亚影响的扩大及阿萨德政权的日益稳固。因此,化武危机只是美国打击阿萨德政权的噱头,并非根本原因。化武事件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目前并没有确定说法。


乱局背后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表示,叙利亚危机已经持续了8年,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叙利亚危机的内深化,第二阶段是它的国际化和多边化,恐怖主义与反恐成为主要矛盾。


从去年开始,随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溃败,叙利亚危机的矛盾变成了“主导与反主导”的矛盾,此即第三阶段的主要矛盾,主导方是俄罗斯,反主导方是美国、英国、法国。叙利亚危机从一场内生性的矛盾变成了外部大国干预的地缘政治的博弈。


闫伟从另一个角度分析称,叙利亚问题的发展有两条主线:一是叙利亚国内各派系长期积攒的矛盾的暴力,二是外部力量的干涉,比如,美俄之间、逊尼派与什叶派之争,以及土耳其和沙特等国为扩大地区影响对叙利亚的干涉。这主要是因为叙利亚地缘政治地位极其重要,甚至被一些人称为“中东的心脏”。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14日受到袭击。(新华社/美联)


因此,叙利亚问题体现出既有内战又有外战,而且是内战与外战相互交织的局面。可以说,叙利亚陷入一场既有地区国家也有域外大国参与的高烈度的代理人战争。


叙利亚问题的当前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中东传统国际秩序崩解的结果,体现出乱象丛生的特点。但是,也不能忽略叙利亚问题内在的复杂性。类似于其他新月地带国家,叙利亚族群教派构成十分复杂。如今军阀丛生、派系割据、缺乏共识,其和解的难度可想而知。


谁占优势?


闫伟指出,去年年末,“伊斯兰国”败亡后,叙利亚国内的平衡被打破。阿萨德政权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逐渐收复失地,成为叙利亚内战各派实力最为强大的一方,外部各方在叙利亚的政治平衡被打破。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影响显著增强,事实上是主导了叙利亚未来的重建与发展。


特别是去年年末以来,在俄罗斯、土耳其的斡旋下,叙利亚政治重建启动。叙利亚问题的发展面临重要节点,这是冷战结束后中东地区从未有过的局面。叙利亚局势的这一发展是美国冷战后中东霸权衰落的关键点。


在叙利亚政局失衡的背景下,地区力量也跃跃欲试,试图在后“伊斯兰国”的中东地区扩大自身影响。不难发现,叙利亚国内爆发的四次化武危机,从时间上看都是在叙利亚问题面临转折的时候出现的。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晋指出,目前,叙利亚政府军-伊朗-俄罗斯阵营占据叙利亚战场局势主流,成为了叙利亚国内战场上最重要的力量,而在叙利亚北部,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和“库尔德民主联盟党”之间出现了激烈的冲突关系,未来大体上会以幼发拉底河为界;叙利亚中部地区大体上已经被叙利亚政府军所控制,而在叙利亚南部,可能还会由叙利亚反对派占据主导权。在此背景下,未来叙利亚局势将会受到各方复杂博弈的影响。


未来态势


随着局势变化,一些涉事方的考量和姿态也会发生变化。孙德刚表示,随着美俄矛盾的升级,以色列可能将进一步支持美国。而土耳其新近相关立场有所变化,值得关注其下一步动向。


孙德刚表示,叙利亚对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具有战略重要性。美国、英国和法国不能容忍俄罗斯在叙利亚获得主导权,希望通过所谓的化武事件打击叙利亚现政府,打乱他们在地面进攻的节奏。


一架直升机12日飞过塞浦路斯南部的阿克罗蒂里英国皇家空军基地。塞浦路斯民航部门官员12日说,英国方面已经向塞浦路斯提出请求,关闭其在塞南部空军基地附近的空域,目的是进行“准备”。塞浦路斯位于地中海东北部,距离叙利亚海岸仅约100公里。(新华社/美联) 


此外,孙德刚认为,美英法对叙利亚的袭击是一场有限的行动。特朗普政府以及英法两国无意在叙利亚陷入战争泥潭,也不愿意派出地面部队。此次美英法的军事行动也改变不了地面部队中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所取得的优势,即很难撼动阿萨德政府在叙利亚全国范围内所处的优势地位。只不过阿萨德政府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很可能未来从进攻性转向防守性,对外进攻的节奏会大大放缓。


闫伟指出,从美国国内看,共和党和民主党并不反对以化武危机为借口对叙利亚动武,但是与共和党对空袭近乎无条件的支持相比,民主党则要求特朗普政府如果要继续军事行动必须得到国会的授权。此外,迫于各种现实因素,美国几天前还称要从叙利亚撤军。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叙利亚进行更大规模的军事打击,乃至与俄罗斯兵戎相见的可能性不大。


长期来看,叙利亚问题的解决首先需要得到大国尤其是美俄的协调,特别是双方在中东、乌克兰乃至在北约东扩、东欧反导条约等方面的协调。尽管叙利亚问题十分关键,但从更大的背景看,叙利亚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大国博弈的棋子。叙利亚局势发展的真正拐点在于美俄关系。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