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发展研究 > 研究文章

【民粹主义】高扬:警惕民粹主义危害 防范民粹主义风险

2018-07-20 09:11:09 中原经济区发展研究中心 阅读

作者:高扬,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本文来源:《学习时报》,2018-07-16;察哈尔学会

导读:民粹主义不仅是影响一些西方国家政治走向的重要变数,同时还发展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现象和突出的社会政治问题。当前,我国正处于新一轮经济转型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期,面对民粹主义思潮在全球的泛滥,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充分认识到民粹主义极端化的危害。


民粹主义作为一种十分复杂的政治思潮,在当今世界发生的重大社会政治经济问题上都能找到它的影子。民粹主义不仅是影响一些西方国家政治走向的重要变数,同时还发展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现象和突出的社会政治问题。近年来,以英国公投退出欧盟、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上台执政等事件为标志,民粹主义不仅对西方国家造成了强烈冲击,也正在对世界政治的发展发挥着独特的影响和作用。

 

民粹主义是西方民主政治发展过程的必然产物。民粹主义的产生和兴起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和发展逻辑。民粹主义从19世纪下半叶肇端到现在已有百年历史,其间曾出现多个时期的发展浪潮。近年来新一轮的民粹主义发展浪潮再次兴起,正改变着世界政治发展的光谱。目前,学界较为公认的说法是,民粹主义运动源于19世纪下半叶在欧洲和北美同时兴起的俄国“民粹派”和美国“人民党”的社会政治实践。这两场政治实践兴起的根源在于当时的工业革命推动政治、社会、经济格局的剧烈变化,引发社会自上而下的不公正的转型,进而造成城乡严重分化和底层民众极端贫困等问题,导致社会的认同危机,致使民众对现有社会和政治体制不满爆发。民粹主义推崇人民直接统治,强调广泛政治权利,带有强烈的道德理想主义色彩,这形成了民粹主义最初的“人民至上”、反对精英政治等标志性特征,但民粹主义把“人民至上”异化为可以以人民的名义对任何事物进行整治和道德双重审判,这使其成为一些精英为达到某种个人目的而采取的政治修辞和动员手段,甚至是被利用来操纵大众的政治噱头,导致民粹主义成为异化和危险的政治思潮。




1929年爆发于美国的经济危机蔓延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导致了1929—1933年史称“经济大萧条”的全球性经济大衰退。经济大萧条加重了资本主义的社会矛盾和制度危机。经济大萧条重创了德国经济,这使得背负《凡尔赛条约》规定的巨额战争赔款的德国雪上加霜,人民生活水平大大下降,国内的社会矛盾急剧上升,催生了以民族主义和极权主义为特征的民粹主义的流行。希特勒充分利用民众的民粹主义心理,调动民众情绪并通过合法选举手段登上政治舞台,进而利用民粹主义打出法西斯主义并在全社会进行广泛的政治动员。希特勒利用民粹主义开展蛊惑人心的宣传鼓动,在德国社会形成了“反犹”等一系列的非理性和情绪性的浪潮,最终在全民支持下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同一时期,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和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也是借助民粹主义的掩护,通过政变等手段上台执政,进而操纵民意,走上对外扩张侵略的道路。这是民粹主义给欧洲和世界带来深重灾难和重创的典型案例。

 

二战后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使民粹主义成为推动美国消除种族歧视和推动社会公正的进步力量,成为西亚北非国家的社会改革推动力,成为拉美国家实现独立和经济现代化发展的主导意识形态。在上世纪70—80年代至冷战结束后,伴随第三次技术革命的不断推进,社会形态和社会思潮也在持续发生变化,民粹主义再次成为推动社会政治发生变化的重要旗帜。无论是推动“草根美国”的佩罗、意大利“电视民粹主义者”的贝卢斯科尼还是法国的勒庞,均将民粹主义嵌入其政策主张的内核。正如一些学者指出的,此次民粹主义的崛起打破了原有政治思潮中左和右的分野,例如欧洲的民粹主义无论左与右都对欧洲一体化进程表示反对。这一时期的狂飙奔进的民粹主义更多的是表现为对既有体制的破除,在行动和言论上表现得比一般的保守主义更保守,比一般的激进主义更激进。原苏东国家的瓦解与民粹主义的推动紧密相关,但随着形势的发展,民粹主义的传统理想主义在这些国家又遭遇到了现实的无情打击。民粹主义对这些国家的现行制度的不满日益上升,对其批评和不满日渐增多,其反对再反对、抗议再抗议的运动则不断侵蚀着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稳定的基础。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传统国家政府在应对全球化背景下的经济持续低迷、贫富鸿沟日益拉大、民生发展瓶颈无法解决等方面缺乏良策,引发民众的强烈不满和失望。同时伴随着西亚北非地区的剧烈动荡,大批的难民涌入欧美等西方世界,西方国家民众受到由此引发的就业、安全等问题的困扰日益加深,对政府作为不力的愤怒日渐激烈。民粹主义思潮和运动在欧洲趁势而上,认为全球化加剧了经济发展失衡、财富分配不均、种群文化冲突等问题。它以社会底层民众支持为依托,煽动种族对立,反对外来移民,鼓动普通民众与精英对立,不断提升其影响力。此次的民粹主义思潮发轫于欧美,带有明显的反全球化、反体制、反精英的特征。欧洲的一些民粹主义政党利用欧债危机后民众对欧盟的失望,反对本国向欧盟让渡主权,反对欧盟法律凌驾于本国法律之上。伴随着法国国民阵线、意大利五星运动等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原本处于欧洲政治光谱边缘的民粹主义已成为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而当前欧洲许多国家的执政党为争取更多民众的支持,在其政策中都相应增加了包含民粹主义的内容。同时,欧洲的一些民粹主义政党刻意迎合民众不满情绪,制造社会分裂,政策短视偏激,甚至有发展成极端主义的风险。这既反映出欧洲政治经济社会制度性弊端,也反映出欧洲内部深层次的矛盾。意大利五星运动组阁成功和民粹主义政党占据欧洲议会四分之一的议席意味着民粹主义对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将构成严峻挑战。

 

在拉美,民粹主义大行其道的基础是民众对传统政府贪腐无能和悬殊贫富差距日益增长的厌恶情绪。拉美民粹主义者擅长通过广场集会或示威游行等方式发动底层群众,打出反对贪腐和分配不公等空泛但让民众心动的口号,利用社会的悲观无助和失望情绪,煽动民愤,通过选举等途径上台执政。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拉美的民粹主义者喊口号很响,往往把民粹主义视为一幅贯穿于政治生活的装饰图案,在上台执政后提不出切实可行和行之有效的政策举措,反而利用自身权力,肆意挥霍政府开支,推行高福利政策培植政治基础,甚至不惜采取不切实际的没收外国投资等极端政策,造成投资锐减、通货膨胀,导致社会和经济走向封闭,民生福祉被严重损害。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等拉美国家以民粹主义等为主要干预经济手段,违背经济发展规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踯躅不前。他们高举民粹主义旗号,在经济发展和国家治理上不遵循基本规律,最终经济崩溃,民众生活陷入困境,社会安全陷入混乱。

 

美国是有民粹主义传统的国家。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美国,贫富差距日益加剧,财富主要流入少数跨国集团和金融寡头的腰包,精英和平民之间的鸿沟不断扩大,全球化带来的产业分工和转移导致低技能岗位大量流失,底层和中产阶层实际收入增长缓慢甚至还有所下降,中下层民众的获得感很少。同时,贫富差距也导致阶层固化,优质资源被垄断,底层民众实现阶层跨越的障碍越来越大。传统的政治精英不接地气,注重私利,讲求“政治正确”,导致民众对其丧失信任。而全球化带来的外来人员流入加重了美国普通民众的就业压力和社会负担,更带来文化冲突和族群身份认同意识的增强。



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利用民粹主义异军突起成功当选总统。作为对民粹主义支持的回报,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称要把权力归还给人民,提出美国优先,承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在执政500多天的时间里,推出了比较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基本建设投资规模,提高进口货物关税,加强对美国命脉部门的外资管理,强调美国制造,限制美国企业资本的自由流动,收紧移民政策等。这些举措都包含着民粹主义的内核。特朗普还置全球化浪潮于不顾,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等国际协议,认为这些是以牺牲美国的就业和经济为代价的协议和协定。特朗普还退出了伊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甚至威胁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特朗普更是向世界挥起了以保护主义为特征的民粹主义大棒,向世界主要贸易伙伴提出了加征关税的要求,并威胁要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特朗普一系列包含民粹主义的政策不仅搅动着其国内的传统政治生态,刺激着国内的民粹主义思潮朝着极端的方向发展,而且其外溢效应不断扩大,已影响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并给国际政治格局的发展平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当前,我国正处于新一轮经济转型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期,面对民粹主义思潮在全球的泛滥,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充分认识到民粹主义极端化的危害。我们要在坚决摒弃和抵制民粹主义思潮的前提下,高度重视新一轮民粹主义浪潮效应的不断外溢,防范民粹主义对我国对外开放新格局和和平崛起进程的干扰,尤其是要防范该思潮与我国社会当前转型期交织发展的各种矛盾的共振而引发的社会不稳定风险。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